佛山改造村工厂:“运着垃圾换宝马”的日子一去不复回

张锐2020-01-11 09:43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锐 数千家工业企业一年时间里在佛山消失了,从旧厂房里、从田埂菜地边上。

1月8日,佛山市一位分管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领导脸色平静,打断随行人员询问记者是否录音的举动。他说“没关系”,然后迟疑了一下回答,压力是肯定的,佛山要把地腾出来,今年高新企业的数量还要再提高10%。“把地腾出来”,佛山正在和村工厂说再见。

2020年的第一天,佛山市市长朱伟在元旦祝词里,公布全市地区生产总值突破万亿大关。几天后,在新一轮村级工业园区改造动员大会前夜,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受邀在“村改之夜”顺德新年音乐会上“致敬村改人”。

这些高雅情调与乡野田间正在发生的事反差强烈。

动员大会第二天,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一位村书记,面对的是还没有方案但扑面而来必须马上启动的工作。这个村常住人口不超过2000人,外来人口是这个数量的4倍多,村工业园里100间企业2019年统计的年工业总产值约为12亿元。

尽管污水横流、噪音震耳,但分红可观,很多人还是愿意“运着垃圾去换宝马”。这样不同规模的村级工业园,在佛山市一个顺德区就有382个,面积占已投产工业用地70%,贡献了4.3%的税收。

下派给村书记的任务是要动员全村签字同意,劝走那些就开在社区居委会隔壁的工厂。“经济肯定会受影响,市上、区里都下了很大的决心,也做了心理准备。”这位村书记说,这是佛山现在的头号工程。

2018年9月,广东省下发了在全省范围内对“散乱污”工业企业综合整治工作方案,点名佛山市顺德区“先行先试”。这是佛山市2133家工业企业关闭取缔的开始,这场浩浩荡荡“改造村工厂”的行动,也发生在广州、深圳、东莞、惠州……

村里的工厂们

佛山市里水镇大冲工业区路两侧的厂房又破又旧,出入的大货车来回碾压,但这条村道还算平坦通畅。路的尽头是大冲村的农田,包括一个牛奶草莓采摘园。

1月8月上午10点左右,一个中年男人提着一卷红色的鞭炮,从一家建筑装饰材料公司走出来,准备迎接提新车回来的老板。这家公司看起来最气派的是大门上金色字写的招牌,大门以内是办公室和厂房,装修简单,不是很敞亮,二三十个工人在嘈杂的机器作业声中工作。

厂房顶上挂着显眼的12个字:以质量求生存,以改革求发展。

公司的老板肖明富,做的是铝扣板、铝单板等金属装修材料生意,年生产规模声称可以做到氟碳铝单板60万平方、造型天花板40万平方以及氟碳喷涂型材300余吨,和客户谈生意的筹码是能够提供最高性价比的服务,以及因应客户需求随时可以找到人加班赶工。院子里停着三台宝马,SUV是他的,轿车是哥哥和妹妹的。“每年我们还是几百上千万的。”肖明富说。

在里水镇大冲工业区路上,这样的家具木制品、五金加工、制鞋厂,在2平方公里内就集聚了53家。大货车、豪华轿车压着路边半人高的杂草并排停着,卖烧腊的、川湘菜馆、小百货店,穿插在这些公司中间。

来来往往谈生意、打工的人,养活了大冲工业区里一家家旅馆和出租厂房的村民。但这种热闹又让里水镇的治安问题一度遭遇尴尬,村委会侧门外的餐饮店门口都被喷上了“美女上门”的电话号码。

但很快,这些开在村里的工厂都要离开。

2019年7月,佛山市已经启动里水镇三大千亩村级工业园连片改造项目的招商推介会。一个月前,村里开了动员大会,男女老少都在讨论要不要签字把地卖出去。“我听到的内部消息是今年3月,年后回来可能就会找我们谈搬的事。”肖明富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听说现在是钱还没到位,有一家五百强的房地产公司已经准备拿地做新的工业园,就等他们钱到账。”

肖明富最近在周围看了几个新厂房,如果大冲村留不下来,他愿意拿赔偿搬走。他说起来并不是太在意,拿起水管冲洗地上放鞭炮留下的纸屑。“只要合理,现在很多地方产业链配套都是齐全的。”

肖明富所说的新工业园,是佛山市进行村级工业园区改造同期引进的产业园区运营商,多为地产企业。

中南集团是其中一家,旗下拥有江苏中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961.SZ),中南高科则是其主要负责工业地产板块业务的公司,2014年开始主要经营江浙一带的城市,2017年进入广东,目前公司在全国大约有45个产业园项目。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落地以后,公司觉得珠三角的工业用地,以后肯定是有前景的。”中南高科一位地区产业拓展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事实上当他们进入广东时已经有点晚了,广州、深圳、东莞拿地非常难。目前,该公司在佛山有三个工业园区,其余的在江门、清远和惠州,整个广东总共8个左右,在江苏和浙江还各有十来个。

中南高科在佛山的产业园,通常占地在200-300亩左右,因为他们承诺政府要在一年半内建好,政府协助引入大型企业首批入驻造势,整个项目的动作非常快,甚至有点超过他们以往的进度。“我们负责拿地、建房,吃住园区内都能解决,企业只需拎包入住。如果是想买厂房也只需要三成首付,十年按揭贷款。当然,成本可能会比在外面租厂房贵一些。”

这位负责人表示,一个园区通常规划50家企业,政府和他们对入园的企业在产值和税收方面都有要求,通常营收在2千万元到2亿元之间,但1亿以下的比较多。

“我们的要求已经比政府提的低了,如果是高新企业会有扶持,偏向智能制造的企业。”除了收租金,中南高科的另一个盘算是通过建立企业资料数据库,分析这些企业的发展情况,为公司未来的投资方向做参考。

肖明富很清楚,他的工厂进不去这样的产业园。“成本高,而且我的工厂开工就砰砰砰地响,园区那些高档写字楼怎么办公?”

但像肖明富这样规模的一家建筑材料公司,搬起家来也不难,叫上几辆大货车,装上设备,几千块就能换地方。

在佛山很多镇、村上,还能见到不少自建房挂着“厂房招租”的招牌。两年前,肖明富和工人,就是这样从佛山的另一个村搬过来的。只是现在每次搬迁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近乎常态。

肖明富还不太想离开佛山,但这一次佛山想。

佛山倒计时

早在2014年,佛山市就已经提过村级工业园改造项目,但直到2018年下半年才下定决心,从顺德区开始打头阵。

2018年8月,广东省下发的文件要求全省在1个月左右的时间里完成摸底、清查“散乱污”企业的工作,白纸黑字写着“通过整治,倒逼企业发展转型。

同年9月,广东省委深改组正式批复同意佛山市顺德区率先行动,要求顺德“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明确建立改革容错免责机制,鼓励顺德只要有利于高质量发展都可大胆先行先试。

1月8日,记者从佛山市环保局一份《佛山市“散乱污”工业企业(场所)综合整治进度表及清单》了解到,2018年9月至2019年9月,佛山市关停取缔企业1760家、整合搬迁企业373家、升级改造1291家,合计3424家。其中,关停取缔加上整合搬迁的企业数高达2133家。

佛山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935.88亿元,顺德全区GDP3163.9亿元,南海区2018年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809亿元。

佛山村级工业园改造统计数据显示,顺德区全区共有382个村级工业园,面积占已投产工业用地70%,却只贡献了4.3%的税收。南海区共有612个村级工业园,占南海区总工业用地的44%,但产值仅占南海区总工业产值的10%。

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顺德382个村级工业园已有131个园区285个项目启动改造,105个园区201个项目启动拆迁,累计完成土地整理28522亩,复垦复绿3282亩,新建厂房981万平方米,关停整改落后风险企业5253家。

其中2019年战果丰硕,完成土地整理24011亩、复垦复绿3042亩、新建厂房843万平方米,关停整改落后风险企业3891家,10镇街全部超额完成2019年工作目标任务。“佛山实在拖不下去了。”佛山市一位人大代表表示,以前一直说,但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企业也就打太极。

这位代表也是佛山一家著名陶瓷企业的管理层,他认为现在陶瓷行业有大量会面临被清退的企业,高污染、互相抄,没有匠人精神,始终很难做大做强,就算有压力也要做了。“我们去调研的时候,建议很多家具厂、陶瓷厂多摆一个设备就可以规范起来,他们也不做,能不能长远发展,和企业人的眼光、思维有很大关系。”

企业有压力,佛山也有压力。

佛山市委副书记郭文海在村改项目中提到,广东的经济体量比江浙一带的城市更大,但这些城市现在成了他们的老师。佛山市顺德区进行村改之前,他们去了温州一些城市工业园区参观学习。

哪怕是在广东省内,两个著名的中国制造城市也在频频对标。

2020年初,佛山万亿GDP的消息公开后。东莞市一位政府人士向记者表示,东莞今年的数据也不错,前三季度GDP增速第一。2018年,东莞全市GDP也已经超过8千亿元。

尽管佛山比东莞更早迈入“万亿俱乐部”,但2018年以来,东莞在多个城市经济指标的排行榜中超越佛山,佛山过去村村办厂,现在成了最大的包袱。

2019年6月,社科院发布的《中国城市竞争力报告》中,东莞已经反超位居第12位的佛山,首次进入全国10强。

广东省制造业协会2018年和2019年的报告显示,广东省的制造业500强企业2017年到2018年间在佛山增加了50多家,但在2018年到2019年又减少了44家,进而低于东莞。

1月6日,广东省统计局发布《粤港澳大湾区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研究》报告中,佛山被指出工业经济创新驱动发展情况与其制造业大市的地位不匹配。

2018年,佛山工业增加值在珠三角各市中排名第二,而工业经济创新驱动综合指数排名第四,得分低于深圳、珠海和东莞。2013年-2018年,佛山的综合指数提高了,但增幅却低于广州、深圳、珠海和东莞。

一个顺德区的改造,不仅成为佛山整体村改的参考样本,也是广州、东莞、珠海、惠州等珠三角其他城市工业产业区改造的缩影。

但严厉的整改,也给地方经济留下了问题。

一位熟悉政府产业园区规划的人士透露,广东曾经非常有名的“中国牛仔城”,因半年铁腕查封周边服装企业,当地服装产业规模只剩下三分之一。

政府一年后意识到规划不足的问题,又想把当初自己匆忙赶走的企业再邀请回来,让他们进驻到产业园区。“人家花了几千万搬走,现在搬回来肯定也不愿意。”这位人士认为,从长远看,环保整治是必然,但当地政府应做好规划,想好政策要执行到哪一步。

他还指出,现在的政策都偏向发展高新企业、智能装备,对皮革、服装、化妆品产业有严厉的环评要求,包括一些城中村里的企业,给世界级的化妆品公司代工以及化妆品上市公司。“现在产业链大不如前,就算后来建化妆品园区,但没有配套的标准,包括废水、废气的处理,企业不是很愿意入驻。新的产业园大多都是写字楼,很高大上,但适合制造业的园区是缺乏的。”他说。

即便如此,2020年元旦后,佛山以及珠三角更多城市的村工厂改造项目,正在以“决战”的口号启动。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广州采访部记者
关注华南制造业领域,包括食品、纺织、家具、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等。
联系邮箱:zhangrui@eeo.com.cn
Baidu
sogou